Uber递交上市申请:出行巨头上市之路难言乐观

  • 时间:
  • 浏览:5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腾讯《潜望》 纪振宇4 月 11 日发自硅谷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丑闻缠身、创始人出局及职业经理人入主后,Uber终于走到了上市的最后一步,美国时间 4 月 11 日,这家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正式递交上市申请文件。

这份近 50 页的上市文件,更为清晰地勾勒出这家欲颠覆传统出行行业,但会 在外卖、货运、无人驾驶等更多领域进行拓展的出行巨头的业务图景。

尽管在当天的上市申请文件中,Uber并未提及此次上市融资规模,但根据此前透露出的消息显示,Uber的IPO融资规模为宜在 50 亿美元左右,这是近年来美国资本市场上规模仅次于阿里巴巴的最大一笔上市融资。

尽管备受瞩目,但Uber的上市前景却难言乐观。从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业绩来看,Uber的仍未能实现盈利,营收及用户增速也出先明显放缓迹象,其最大竞争对手Lyft数周前上市境况不佳,也显示了投资者对于出行平台未来业务前景的担忧,此外, 2017 年遭遇的一系列丑闻,目前仍在深刻影响着Uber的业务,而平台上司机是否是界定为Uber员工将从根本上动摇Uber的商业模式。

持续亏损 营收、用户量增速均放缓

Uber的上市申请文件让外界对于其业务范围、规模以及增长态势有了有三个 更为清晰的了解,首先从静态数据来看,Uber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大共享出行平台: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平台上月活跃用户数为 950 万,共完成了 15 亿次出行。Uber目前在全球 63 个国家 700 个城市运营业务,平台上每天完成 50 万次出行。

Uber目前将自身业务划分为一点人出行(Personal Mobility)、Uber外卖(Uber Eats)和Uber货运(Uber Freight)三大类,其中一点人出行业务板块又分为传统的共享出行(Ridesharing)以及包括无桩单车、电动滑板车等形式的新出行(New Mobility),一点人出行业务目前是Uber营收的主要来源, 2018 年营收为 92 亿美元,占到当年全版营收 113 亿美元的81.4%。

Uber外卖尽管营收规模尚小,但增速最快, 2018 年营收为 15 亿美元,同比增长149%。

Uber货运业务在 2018 年最后有三个 季度达到1. 25 亿美元,Uber计划在 2019 年将该业务进一步拓展至欧洲地区。

从动态数据来看,尽管体量与规模意味足够大,但Uber的财报依然符合一家初创公司的型态:增长太快 了 并持续亏损,但其中仍有一点值得重点关注的点。

首先,Uber在 2018 年的营收达到了 113 亿美元,这也是Uber首个收入超过 50 亿美元财政年度,同比增长了42%,但 2017 年营收同比增速将近50%,与之相比, 2018 年Uber的营收增速出先了大幅放缓。

其次,Uber仍未能实现持续盈利,尽管财报显示Uber在 2018 年实现了9. 97 亿美元的净盈利,但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出售东南亚和俄罗斯业务的非老会 性项目,剔除掉上述因素,Uber实际上在当年是出先了 18 亿美元的亏损, 2017 年,什儿 亏损额更是达到惊人的 40 亿美元。

另外,Uber的营收来源具有集中度高的特点,根据其招股书披露, 2018 年,将近四分之一的共享出行收入来自于 5 大城市:洛杉矶、纽约、旧金山湾区、伦敦和圣保罗。

用户增长也刚开始出先放缓迹象, 2018 年年底平台上月活跃数为 950 万,同比增长34%, 2017 年该增速为51%。

但Uber方面认为,未来的增长空间依然很大,根据其运营的 63 个国家总人口 41 亿人计算,Uber目前 950 万的用户数仅占到2%,Uber估计在这 63 个国家中, 2018 年出行在 50 英里以内的总里程为4. 7 万亿,而Uber只对其中的 250 亿英里提供了服务,渗透率只能1%。

丑闻依然重压

在野蛮生长的一同,Uber来自于内控 的风波不断,意味 业务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带来了颠覆,在全球各地不断遭到抗议, 2017 年,Uber前员工的一封公开博文,更是揭开了这家野心勃勃的初创公司的一系列公司文化疑问。

在上市申请文件中,Uber也提及了公司遭遇到的一系列丑闻对业务带来的风险,这类 2017 年的丑闻造成的一轮在社交平台上广为传播的“删除Uber”的抗议活动,让Uber在短短几天内就损失了数以万计的用户,此外,Uber工作文化“有毒”的印象依然广为流传,目前,Uber仍在应对来自司法部和外国相关监管机构关于其业务合法性的调查。这家公司还并能 回答关于平台上的司机是否是属于Uber员工原本的疑问,而什儿 疑问的最终答案,意味对Uber的商业模式产生根本性的颠覆。

IPO估值更偏保守

综合以上具体情况,Uber上市定价不得不采取相对保守的策略,就在其提交上市申请以前,有消息透露,Uber寻求为宜 50 亿美元的上市定价,该价格相比去年其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所争取的 150 亿美元的水平意味大打折扣。

除了自身财务业绩难以支撑高估值什儿 因素以外,数周前上市的Uber最大竞争对手Lyft上市后境况不佳,也是让Uber挑选保守应对的重要意味之一。Lyft于上月底上市,发行价为每股 72 美元,尽管上市当天以大涨收盘,但随后股价承压,目前每股价格仅为 62 美元,市值损失近 50 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Uber想要重蹈Lyft上市的覆辙,希望股价并能在上市后有所上涨,但会 并能吸引更多长期价值投资者的参与。

股东型态:软银随后居上成最大股东

根据申请文件显示,Uber上市前最大股东为软银,持股比例为16%,其次为风投Benchmark,持股比例为11%,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公共投资基金持股比例为5%,谷歌母公司持股比例为5%,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持股比例为9%。

值得一提的是,软银直到 2017 年 11 月份,Uber的G轮融资才入局,投资额高达 70 亿美元,一举获得了Uber超过15%的股权。

申请文件中并如此披露上市后股权比例的变化具体情况,根据以前透露的每项消息,此次Uber上市融资 50 亿美元,其中一每项含高老股套现,因而最终的股东持股比例在上市完成后依然有意味出先较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