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首页

                                                        来源:凤凰彩票-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7 06:37:16

                                                        韩国瑜和夫人于2018年12月25日乘船前往就职典礼现场(联合新闻网)

                                                        美国肯塔基州当地媒体WAVE 3频道的新闻记者凯特琳·拉斯特(Kaitlin

                                                        △记者琳达·蒂拉多被击中的左眼

                                                        然而,最终被法院裁定驳回声请。台网友指责,“民进党的追杀一直是割喉割到断,选举早结束了,还要操作罢免?”

                                                        “罢韩实质上是一场政治追杀”,香港中评社5日评论说,“罢韩案”不只是韩国瑜的危机,也是国民党的危机、高雄的危机、台湾的危机。以后绿营选民可以罢免蓝色市长,蓝营选民同样可以拉下绿色市长,因为罢免门槛很低。政党间恶斗更不会停止。

                                                        最令岛内舆论讶异的是,为了“罢韩”,台当局连新冠疫情防疫标准都能“双标”。4日,当被问及正在进行居家隔离和发烧者是否能前往投票时,台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竟称,“我内心倾向可以”。

                                                        台媒用四个字感叹这些部门的罢免努力——“倾全力啊”。

                                                        韩国瑜在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败给蔡英文后,绿营罢免呼声渐次高企。

                                                        岛内资深媒体人黄暐瀚谈到,韩国瑜的副市长李四川重铺了将近6百条路,登革热疫情也控制了,今年高雄连一个新冠肺炎本土病例都没有,但这些政绩没有被媒体过多报道。岛内舆论评论说,“罢韩”将开启台湾政治史的恶性循环,也再次凸显了台湾所谓的“民主政治”早已沦落为只问颜色不问对错的“颜色政治、私心政治、骗术政治”。

                                                        在韩国瑜当选市长后短短3个月,“罢韩”团体就开始进行一连串的超前部署。2019年12月,这些团体正式启动“罢韩”程序。韩国瑜认为罢免联署宣传活动在其市长任职未满1年时即开始进行,违反台湾地区“选罢法”规定,向法院申请停止执行罢免投票。